您的位置:首页  »  老师小说  »  刚毕业的乡村教师
刚毕业的乡村教师
乡村的夜晚是寂静的。每当晚上八九点钟,家家户户都关上门看电视,钻被窝,做着各自最喜欢做的事。偶尔传来几声狗叫声,让独守空闺的少妇们又惊又喜……望着床前明亮的月光,李国明像个寂寞少妇一样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现年23岁的李国明从省师范学校毕业,因为没有关系找不到门路,被安排到贫穷落后的老家--西山村小学教书。对于一心向往大城市的生活的李国明来说,心里很无奈。

  李国明悄悄地穿上衣服,走出院外,打量着自家的三间破瓦房。为了供自己读书,父母借遍了亲戚家,根本无力翻新。

  当年考上大学时,家里热闹的景象犹在眼前,大家羡慕的眼光历历在目……如今,知道了自己又回到了原点。村里人的目光都变了,都说:“读书有什么用?李三(李国明在家排行第三)从小聪明,读了十几年的书,欠了好几万不说。又回到了咱们这穷乡僻壤。不如让孩子早些出去打工,多挣钱,盖个房子,娶门亲,生个娃娃……”

  父母年纪大了,自己该出点力了。李国明不知不觉来到了村东头的王涛家。

  王涛是李国明的小学同学,从小就围着李国明转。虽然比李国明大上好几岁,每天还是“三哥,三哥”地叫着。为了抄作业,上学没少抢着帮李国明干劳动。自知不是读书的那块料,王涛中学没读两天,就出门跟人学了门手艺。每年回家还要走动走动。

  没几年,王涛就带了几个人自己找活干,赚了不少钱,见了李国明就是“三子,三子”地叫。现在不仅给老人盖了新房子。自己更是盖了一栋二层小楼,娶了邻村的美女赵翠玉。

  说起赵翠玉,村里的男人都直流口水。人如其名,赵翠玉皮肤白嫩就像一块无暇的白玉。身材窈窕,前凸后翘,令人想入非非。赵翠玉还有一份甜嗓子,说起话,让人甜到心里。李国明与她见过几面,也曾偷偷地意淫过与赵翠玉嘿咻嘿咻。

  王涛家的楼房前面有个大院子,院前是条大路,楼房后面就是条小路。李国明来到小路,经过王涛家的窗户,突然听到赵翠玉说:“……轻的,弄得我好痛。”

  接下来又传出含糊不清的男人的声音。男人的嘴里好像含着什么东西。

  王涛已经出门已经好几月了。是不是他突然回来了。窗户关得紧紧的,窗帘密不透风。李国明把耳朵挨到窗边,仔细分辨声音,发现不是王涛的声音。

  有情况,寂寞的赵翠玉找上了谁?屋里,明亮的日光灯照在床上,赵翠玉无力地摊在床上,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子正趴在她的身上轻吻她的耳垂。

  赵翠玉小巧柔嫩的耳垂被男子含着嘴里,被软滑的舌头裹来过去,心里升起了一团火,一团欲望之火。她感到胸部很胀,就像火山快要喷发了。山顶上紫水晶似乎承受不住热量,高高地竖起。

  赵翠玉强忍着内心的欲望,望了望前面的窗户,对男子说:“老家伙,快去把前面的窗帘关上,不要让人家看到了。”

  男子像个吃着棒棒糖的孩子,不舍得松开嘴,含糊不清地说:“没事!后面的窗户早就关好了,前面的院门也锁上了。”

  李国明虽然是个胆小内向的人,但此时心里邪念上升。他绕过小路来到院前。

  王涛家的院门紧闭,铁将军把门。李国明生怕翻门惊动了屋内的两人。因为常年不在家,王涛家的院墙修的是实心的砖墙,墙高两米,徒手是难以翻越的。

  绕着围墙转了转,一处墙角堆了几块石头。李国明身高一米七五,站在石头上很容易就进了院子。

  站在窗边,李国明暗叹运气不佳,原来屋里的男子已经拉上了前面的帘子。不知男子是不是太心急,窗帘没有完全拉上,漏出了一角,让李国明大饱眼福。

  屋里赵翠玉的衣服已经被脱下,雪白的肌肤在日光灯的照射下晶莹闪亮。暴露在空气里的大奶子吸引住了李国明的目光……一直埋头苦干的男子终于抬起头来。李国明看到男子的脸大吃一惊,原来男子竟是村长李向东。

  李向东五十来岁,自家的大闺女李香香早就嫁到城里,孩子都有五六岁了。

  李国明懵了,二十多岁少妇不缺吃、不缺穿竟然躺在年老得可以做她爸爸的村长的怀里。

  李向东为少妇的身体所着迷,双手把一对大馒头挤成不同的形状。赵翠玉也沉浸在情*之中,口中发出一阵阵呢喃的*吟:“快来吧。我受不了……”

  两个人并不知道这一切都落入了第三者的眼中。

  随着李向东的*入,赵翠玉的欲望终于得到了一丝满足。

  窗外李向东的欲望却得不到释放,一个更加疯狂的念头从心里升起。



  屋里酣畅淋漓,李向东奋力地耕耘在别人家的水田上。虽然这不是与赵翠玉的第一次,但在这种极品女人身上播种的机会少之又少。

  赵翠玉不同与一般的农村妇女,家境殷实,从小就很少干农活,养得一身细皮嫩肉。嫁到王涛家更是没有拿过农具。虽然生个小子,但年纪才25、6岁,就像枝头熟透的红杏,正是最诱人的时候。

  李向东能采到这朵花,还要从王涛结婚说起。当年王涛在街上偶遇赵翠玉,一见倾心,就开始了追求。赵翠玉见王涛头脑灵活,有门好手艺也就同意。但是赵翠玉的父亲一心想把如花似玉的女儿嫁到城里去,所以不同意这么亲。最后王涛求村长李向东去保媒,赵翠玉的父亲见拆不散他们俩,也就同意了。

  成婚的第二天,王涛请李向东喝谢媒酒。夫妻两人喝不过李向东一个人,双双醉倒在桌子上。

  李向东这个老色鬼可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把赵翠玉剥过精光,按在床上准备享受一番。

  这时候,赵翠玉却醒了,可是全身无力,只有两只手胡乱地舞动。李向东本不想惊动王涛,他按住赵翠玉的嘴巴,道:“王涛就在屋外,你惊醒了他看到这幅情境,会不会跟你离婚?”

  赵翠玉刚跟王涛结婚,正是郎情妾意的时候,此时被吓坏了。听了李向东的话,有心为王涛保住贞节,既没有力气反抗,又怕弄大了声响惊醒了王涛。

  李向东见赵翠玉反抗的力度变小了,知道了自己的话起了作用。他放开盖在赵翠玉嘴巴上的手,道:“小玉,你们还是雏,不知道这事的快乐。让叔来教教你。”

  说完,就吻起赵翠玉的红唇。一双手在赵翠玉身上游走起来,慢慢爬上圣女峰,一番摸索后,从山顶滑向平原,又从平原进入森林,最后游进溪谷探入溪谷。

  赵翠玉婚前一直守身如玉,才破瓜的身体,禁不住花丛老手的挑逗,加上酒精的刺激,秘密花园早就发了洪水,最后被李向东得手了。

  半夜醒来,赵翠玉感到就像做了一场梦一样。洗干净身体,才把酒醉未醒的王涛扶到床上睡。

  后来李向东常常找机会去王涛家,可是王涛和赵翠玉新婚不久,如胶似漆,形影不离,根本没有机会。

  第二年,赵翠玉生了个女孩。赵翠玉还曾为此担心不已,怕孩子长得不像王涛家里人。内疚的赵翠玉一心一意跟随王涛,可王涛见生的是女孩,又嫌赵翠玉生过孩子,那里变得宽松起来,在外面开始花天酒地起来。

  看着王涛的变化,赵翠玉的内疚慢慢淡去,心里的怨恨却越积越多。要不是因为婚前跟家人闹翻了,赵翠玉早就和王涛离婚了。

  这一切都被李向东看在眼里,终于有一天借着做家庭工作的由头,再次突破了赵翠玉的防线……屋里的战斗持续了五六分钟,李国明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拍下了精彩的画面,把手机藏在院里的花盆里。

  做好了这一切,李国明深吸了一口气,走上前去,敲响了窗户。

  一声轻响,如午夜的霹雳响在李向东和赵翠玉的耳边。李向东原本的坚挺立马就疲软了,不知道会不会留下后遗症。

  李国明再次敲响了窗户,低声喝道:“开门!”

  李向东感到绝望了,终日打雁终被雁啄瞎了眼。他以为是王涛回来了,连忙拿起衣服想躲到衣柜里。

  赵翠玉心里虽害怕,但毕竟是在自己家里,听到外面不是王涛的声音,心里总算镇定了一点,道:“谁在外面呀?我睡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李国明看到两个人的表现,胆气足多了,冷笑道:“把门打开不就知道我是谁了。快点开门,不然我就喊人了。”

  李向东一边示意赵翠玉不要开门,一边找自己的内衣裤。赵翠玉厌恶地看着李向东的表现,装作打哈欠道:“你一个男人半夜翻到我家院子里来,要我开门。我可不敢开。你再不走,我要喊人来了。”

  李国明冷笑几声,道:“你喊吧。就让大家来见识见识村长的威风。”

  赵翠玉和李向东听到“村长”两个字,就知道纸里包不住火了。赵翠玉不敢出声了,李向东正准备穿衣服也呆住了。只听窗外的那个男人说:“衣服都不要穿了,村长大人快点来开门吧!十秒钟内再不开门,我就喊人来看戏了。10、9……”

  倒数的声音,如同催命的诅咒,令人无法反抗。平时精神抖擞、一脸威严的村长大人发现自己真的老了。这时候,他想起了自己家的黄脸婆,想起村里人指指点点的样子。

  赵翠玉把被子紧紧裹在身上,恨不得地上有个洞可以钻进去。

  “8,7,6……”

  倒数还在继续,李向东不敢赌,只得前去开门。



  李向东忐忑不安地拉开了门,看见门外的李国明,惊讶地道:“是你!”

  他没有想到平时老实巴交的师范生李国明竟敢在屋外威胁他。

  李国明打量了李向东一眼,冷声道:“没想到吧。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村长大人,咱们还是进屋谈谈吧!”

  李向东侧过身子,肚子上的肥肉阵阵抖动。他强作镇定道:“国明,叔是一时糊涂做了错事。叔年纪大了,可翠玉还年轻。再说这事与你无关,只要你放我一马,以后你们家的事就是我的事。”

  李国明见村长此时还在花言巧语,他知道李向东是什么样的人。打蛇不死,反咬一口。李国明知道对付这样的人就要比他狠,于是讥讽道:“现在知道错了,刚才舒服的时候怎么不知道错呢?都五十的人了,还老牛吃嫩草!”

  李向东老脸一阵发红。如果不是在村民前多年积压的威风支撑着他,他早就向李国明下跪求情了。一阵慌乱之后,他知道李国明并不想向其他人告发,只是想捞些好处。李向东恢复了平时的冷静道:“你到底想怎么办?”

  李国明也不管他,径自走进赵翠玉的房间。房间约有十多平方,欧式风格的装修,大屏幕彩电,还有各有摆设,都显示了主人的经济实力。李国明朝床上望去,赵翠玉把自己裹在被单里,房间里没有看到散乱的女人的衣服。看来赵翠玉已经把衣服穿在身上了。李国明知道只有先从心里上击败老奸巨猾的村长李向东,才能享受眼前的美餐。

  李向东见李国明没有说话,以为李国明还没有想好条件,便道:“国明,你看是不是让我穿好衣服再谈。”

  李国明坐在宽大的沙发上。李向东的衣服就摆在旁边,看着眼前就像犯了错误的孩子一样的村长,不急不缓地道:“不急,村长。你说你错了,那你先拿出诚意来吧。”

  “我身上有八百块钱,你先拿去用。以后有困难再来找我。”

  李向东说完,见李国明没有接话,顿了顿道:“如果你想要赵翠玉,我让她陪你睡一次,可好?”

  躲在床上的赵翠玉本来想听两个男人的谈判。事情已经不是她所能掌控的,想想王涛的拳头和娘家人失望的眼神,她早就芳心大乱。可是听到李向东无耻的话,她火冒三丈,怒道:“李向东,你还是不是男人?你以为老娘是什么?”

  李国明没有想到赵翠玉会突然发飙。他瞅瞅床上方王涛和赵翠玉的结婚照,道:“嫂子,你先别激动。我和村长还没有谈好呢?你还是先想想以后怎么面对王哥吧?”

  他又转过头来对李向东道:“村长,你以为我是个乞丐呀。八百块钱就想解决这件事岂不是太便宜你了。刚才我用手机把你在床上的表演拍了下来。如果我把你的风流照发给小报,他们给的稿费肯定比你给的多。”

  李向东没有想到李国明还留有一手,暗暗庆幸没有反咬一口,低声下气地道:“你想要多少?我的口袋里就只有八百块钱。现在你就是要我的命,我也拿不出钱。要不我给你打张欠条。”

  李国明点了点头,道:“你先给我打张五千块钱的欠条。”

  李向东吸了口气,道:“你真敢要呀!我哪有那么多钱!”

  “你当了这么多年村长,不知道捞了多少油水。光你家里的小店每年的收入就是好几万。我开你是情愿丢官坐牢,也舍不得把一根毛。”

  李国明坐地起价,当然不会轻易放过李向东。

  “借条我可以打,但是你要把手机相片给删了。”

  李向东也不忘相片的事。

  “相片是我的护身符。没有它,谁知道你会不会认账。放心,除了这五千块钱,我以后不会再找你要钱。”

  李国明心想,除了钱,其他东西我可不会保证的。

  李向东无奈之下,只好答应了李国明的条件,写下了五千元的借条。

  李国明收好借条后,从李向东的衣服里掏出八百元揣进了自己的口袋,对李向东说:“这就算是利息吧。你穿上衣服回去吧。别忘了,过几天我会去拿钱的。”

  李向东麻利地穿上衣服,走到赵翠玉面前想拿院门的钥匙。赵翠玉不理他。只有拿把椅子垫着爬上墙头。也许了吓软了脚,李向东竟从墙头摔了下去……对付完了李向东,李国明望了望房里的佳人。

  赵翠玉看着李向东狼一般的眼神,心里直发憷,道:“我可没有五千块钱。”

  李国明微笑道:“嫂子,我只是为你不值呀。李向东是个什么东西,你应该比我更清楚。现在我帮你摆脱了他,你是不是该谢谢我呀?”

  赵翠玉早不是刚成婚的雏了,对男人的心理有几分了解,媚眼一抛道:“你要姐姐怎样谢你呢?”

  李国明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如此善变,一本正经道:“朋友妻不可欺,我和王哥从小一起长大,可不敢对你有什么非分之想。在我心里,你一直是个好女人。我相信一定是李向东强迫你的。要不是为了你的名声,我定要把他送到监狱里去。”

  赵翠玉一听这话,心里竟有一分感动,想起自己被李向东迷奸的经历以及貌合神离的家庭,泪如雨下。

  李国明知道她肯定是想起了伤心事,走上前去将赵翠玉搂在怀中。

  赵翠玉感到在李国明的怀中竟然有一份安全感。她流着泪把自己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李国明。

  李国明感到这个女人的不幸,欲火被肩上女人的眼泪浇灭了。他不知该如何去安慰,只是轻轻地拍着少妇的后背。

  不知什么时候,李国明感到自己的嘴唇被两片冰冷的香唇包住了。

  “吻我……”

  赵翠玉小声地说。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对这个男孩产生了好感。她主动索取,灵巧的香舌在男孩的嘴里游动。

  李国明伸出舌头去品尝着少妇的香甜,如同蜂蜜一般的芬芳。

  “嫂子,你好美,我爱你!”

  李国明情不自禁地道。

  “别叫我嫂子,叫我玉姐。给我快乐!”

  两个人紧紧地搂在一起。

  第4章 邻家少妇四

  一夜风暴不知何时结束。

  李国明醒来,看到怀中的玉人美丽的脸庞,有一种犹在梦中的错觉。昨晚没有好好欣赏这个妙人,现在要好好察看一番。

  赵翠玉还在梦中,嘴角微翘,还带着一丝幸福与满足的微笑。胸前两座圣母峰饱满、挺翘,上面还挂着颗褐色的葡萄,惹得李国明连吞了几口口水。山峰下一片白皙的平原,再往下就是三角带的草地。黑色的野草狂野地生长着,渴望别人的浇灌。最诱人的风景却藏了起来。

  李国明发现自己又无耻的硬了,他伸出手想分开赵翠玉那两条修长的大腿,却不想惊醒了赵翠玉。

  “玉姐,你醒了。”

  李国明只好停下动作。

  赵翠玉看了李国明的样子,就知道他想干什么,一丝羞涩泛上心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喜欢上了他。女人脆弱的时候最容易爱上别人。

  赵翠玉看着李国明粗壮的炮身,心中惊叹好大好粗,回想昨夜的快乐是从未享受过的。王涛的家伙不大,刚结婚时还有一股冲劲。生完孩子后,王涛觉得赵翠玉的花园变大了,再也没有以前的紧致,所以常在外面找女人。回到家精力不足,伺候不了赵翠玉,也就给了村长李向东梅开几度的机会。李向东虽是个花道高手,但年龄大了,体力跟不上。

  赵翠玉想到和李国明在一起那种飞上云霄的感觉,忍不住去抚摸李国明的巨炮。从炮身到炮台,最后小心地抚摸两颗藏在袋子里的炮弹。她媚眼迷蒙地道:“国明,你是不是觉得我很下贱?”

  李国明享受着赵翠玉的根部按摩,连忙道:“玉姐,你是我心中的女神。在我眼里,你是个高贵又漂亮的女人。从第一眼看到你,你就深深地吸引着我。”

  赵翠玉被李国明的情话打动了:“如果早一点遇上你,我一定会嫁给你的。”

  李国明感到赵翠玉的情意,深情地道:“玉姐,既然你跟王涛过得不幸福,就离了吧。我要你!嫁给我吧。”

  “别傻了。国明,我知道你的心。我们不合适。我和王涛还有孩子,还要过下去。你还有更好的前程,应该娶一个比我好的女人。只要你有空来陪陪我就好了。”

  “玉姐不管以后过得怎么样,我会一直关心着你。昨晚看着你落泪,我的心也很难受。如果有困难,记得找我。我一定尽力帮你。”

  “傻小子,别说不开心的事。我们现在在一起,你给我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快乐。”

  意乱情迷的两个人又拥抱在一起,如同两条白花蛇纠缠在一起,难以分开。

  赵翠玉感到下体痒痒的,就像有许多蚂蚁在爬一样。她娇声道:“国明,我要,给我吧……”

  李国明如同听到天籁之音,放开手中的羊脂球,把目光投向那神秘的桃源。他激动地道:“玉姐,先让我看看宝贝。”

  “什么宝贝?”

  赵翠玉不解地问。

  “就藏在你的大腿间呀。让我仔细瞧瞧。”

  李国明小心地分开赵翠玉的大腿,见到了心中向往的圣地,痴痴地望着。

  赵翠玉害羞道:“美不美?还不进去坐坐!难倒要‘三过家门而不入’吗?”

  李国明别赵翠玉的话逗乐了,笑着道:“玉姐,不知道你欢不欢迎我进去坐会呢?”

  赵翠玉也笑道:“你没看到,茶水都给你准备好。”

  李国明再也忍受不住少妇的挑逗,新的一轮战斗在赵翠玉的叫声中打响了……一个小时后,李国明穿好衣服跟赵翠玉告别,从花盆里取回手机,悄悄地溜回了家。幸好天色还早,没有人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