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阿姨妈妈和我
阿姨妈妈和我
那天,妈妈周末有事要外出,就请阿姨到我家照顾我和我哥哥。那时,我大约是15岁,我哥哥汤 姆17岁。 那天是星期五。下午我回到家时阿姨已经到了,正在听妈妈交代要做的事。汤姆则借口说他要参加 足球训练就溜走了。 妈妈在向阿姨和我说声再见後,在我的脸上温柔地吻了一下就走了。 我阿姨比我妈妈年轻8岁,身材稍微矮一点、胖一点,但有个很大的胸脯。阿姨有着一头披散在两 肩棕色的头发,那淡施薄粉的脸上有一双褐色的眼睛,淡粉色的肌肤和那满的嘴唇。她的衬衫上有几 粒纽扣打开了,隐隐可以看到一道深深的满的乳沟。我猜她的里面是一个白色的胸罩。阿姨的乳房一 点也没有下垂的感觉。 阿姨的衬衫向下掖在她的过膝长的白色长裙里,她穿着一身白色的套装,腿上是一双炭灰色的长袜。 不过袜子肯定只有大腿那麽高,因为偶尔可以看到她大腿上的肉色。 当我试图避开不再盯着阿姨的身体看时,阿姨肯定已经发现了。她笑着转动身体,问我是否喜欢她 的这套新衣服(在她的裙子飞转起来时,她白色的内裤也闪现了出来!)。 「你穿上这衣服就像我们班上一个我非常喜欢和她约会的女孩。」我不失时机地恭维道。 「你从未约会过一个象阿姨一样老的女人吧?」她开心地回敬道。 我有点脸红地回到客厅。 我的卧室除了睡觉外做任何事都显得太小了,因此我经常是在客厅的咖啡桌上做家庭作业。 我伸直腿背靠着沙发坐在地上。阿姨在紧贴着我的沙发上坐下,她美丽的大腿距离我的手臂只有几 乎一英寸近。我们谈了一会我们学校的事然後她就开始看电视。我心猿意马地飞快做完功课,然後就开 始胡思乱想起来。 「哎?」阿姨的叫声将我惊醒回来。 「什麽事?」 「你还记得你过去经常给我进行颈部按摩吗?」 「是的。」我答道。 13岁时,我经常给妈妈和阿姨按摩她们的头颈,试着好让她们可以尽量得到放松。虽然这不是我 的义务,但她们两个都很喜欢我的按摩,所以经常让我给她们做。 「你能不能同样按摩一下我的脚?我站了一天了,脚都站酸了。」 「原意为您做任何事。」我打趣着,并且转身为她按摩脚部。 当我转身时,我的眼睛简直不敢向上看一看。阿姨歪靠在睡椅上,正在放松自己的身体,但她的膝 盖却靠在一起。哎,看不到我憧憬的天堂。 我脱掉她的鞋子,用我的手轻轻地拿捏着她的脚,细细地看着∶ 她的脚趾小小的,非常乾净,没有一点老皮灰趾甲一类的讨厌的东西。她的趾甲上涂着指甲油-那 种温暖的粉红色,一点也不显得刺眼。我试着闻了闻┅┅也没有什麽怪气味,一点也没有。 我把她的脚放在手里,享受着她的长袜托在掌中的感觉,并且开始慢慢的按摩她的脚底心。我的手 指从她的脚跟开始慢慢地用力往脚趾方向上拉动。在她的脚趾上,我更是集中我的一切注意力,用力地 揉动。 在她的左脚上,我用了十多分钟按摩她的脚趾。在那长袜的质感的刺激下,我把我的性幻想倾泻在 对那只脚的抚摸上。 当我放下她的左脚,拿起右脚时,一丝微笑浮现在我的脸上。 阿姨的膝盖开始放松开来,虽然只有一点,但足够让我越过她的袜子看到在那赤裸的肌肤上被一点 白色覆盖着的我欲望的焦点。我不知道阿姨是否知道我在看那里,但她正在把手伸到她的大腿上,往上 拉起她的裙子。这让我能够清楚地看到她的袜子与大腿顶端之间的肌肤。 啊!我真想把我的脸贴到那里的肌肤上┅┅用我的舌头舔舔她的那神秘的三角地带┅┅还想┅┅还 想做更多的事┅┅ 「MMM┅┅MMM┅┅请不要停下来,好麽?我的脚好舒服啊。」 「对不起,阿姨,我只是┅┅哦┅┅活动一下我的手。」 其实我想说如果继续下去的话我难免就要在我的裤子里冲动到顶点了,但如果真地这样说的话┅┅ 哈哈!我怕阿姨马上就会被吓跑了。 我在她的右脚花了更多的时间。我用我的手掌卖力地在上面摩擦、挤压。当我的手在她的脚趾上揉 搓时,我幻想着我的嘴正在上面吮吸;我的手指就彷佛是我的舌头,在她的脚底、脚跟、脚踝上舔舐。 我猜想阿姨也许也在与我有同样的幻想,因为当我边幻想边做时,她的喘气与呻吟声也越来越大。 我再次偷偷向阿姨的裙子下看去,她的腿现在是大大地张开的。自然那不是故意要把她的裙底风光 展示给我,我想她是根本不知道我在偷看她的裙子里的风光。 啊!如果我的眼睛没有骗我的话,在阿姨那可爱的大腿根部的白色丝质内裤上有那麽一块湿痕在渐 渐地扩大。 我的鸡巴在我的裤子里猛然顶起,我不的不把我的眼睛转开以免当场就射在裤子里。 我把我的手从她的双脚移到小腿上,并嘀咕说她的脚感到酸痛是因为腿上的血脉不流通┅┅等等废 话。但是阿姨却听话的把腿向外伸展开,好让我在她的小腿肚上揉搓。 这时我想阿姨应该知道接下去会发生什麽,但她什麽也没有说。 我继续用我的手跟她的腿做爱,用那柔软的肌肤按摩我的手臂、手掌、手指┅┅但我不再敢向上看 看┅┅至少现在不! 当我从一条腿换到另一条腿时,我的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不是我在按摩而是有一条腿在按摩我的 手臂、我的身体┅┅ 阿姨的呼吸更加急促,我也拿住她的两条腿把她们分的更开。我已经明显地看到那块湿迹在扩展开 来。 我不能再控制自己了。我转身面对着阿姨,把她的一条腿曲起来,好让她的脚放到我的脸上,同时 她的内裤也就正对着我。我开始把她的脚放在我的脸上摩擦,用我的脸颊揉搓着她的脚底。 阿姨这时把另一只脚也举了起来,把她穿着丝袜的脚面放在我的脸上揉搓。她大声呻吟着,而她的 膝盖这时已经分得越来越开了。 我这时开始把她的左脚的脚趾放到嘴里吮吸起来。不久她的脚的许多地方就被我放在嘴里吮吸过了。 我的舌头把她的每一个趾缝都舔过,每一寸肌肤都品尝过了。我感到自己已经控制不住了。 我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麽,因为阿姨这时开始扭动她的双腿,大声呻吟着哀求我∶「不要停┅┅不要 停┅┅」 「我┅┅噢┅┅我┅┅」我的身体已经开始痉挛,一股股热流已经射在我的牛仔裤里。 阿姨这时想必也达到了高潮。她的两腿也开始抽动,把我的头紧紧地夹在她的两腿中间不停地揉动。 就在我们双目相对欲言又止的时候,我们都听到了我的哥哥汤姆的自行车靠在墙边上的声音。 阿姨立刻拉起一条毯子把她的腰部以下盖了起来。我也马上拿起一本教科书遮住我裤子上的湿迹。 就在门打开的同时,我已经打开了电视,跟阿姨一起装做正在看电视的样子。 「妈妈有没有告诉过你,我今天晚上要去露营?」汤姆找了个机会问阿姨。 我知道他只是在试图骗阿姨。他经常有许多的借口出去鬼混,露营只是他常用的一个而已。 「她确实说了,」阿姨答道∶「她说你保证明天中午以前一定回家。」 汤姆站在那里愣了一会,他知道妈妈肯定不会对阿姨说过这句话。但有这麽难得的好的机会他怎麽 会错过呢?!他咧开嘴笑了,然後转身到他的房间里收拾他那「露营」的装备去了。 这时,我感到有一只脚在轻轻抚动我的头颈。我转过头,阿姨正向我眨了眨眼,轻声地笑道∶ 「我想无论如何我们都应该单独享受这个美丽的夜晚。你说呢?」 等着汤姆准备好并离开家的这十分钟,是我有生以来最漫长的等待。为了怕汤姆忘了东西再回来拿, 我在心中默念着数字∶「1、2、3、4┅┅45┅┅50┅┅」当我数到一百时,我立刻转回身一把 拉掉了阿姨身上的毯子。 我知道我自己想要什麽。我分开了阿姨的双腿,然後向上把她们分到最大。立刻,阿姨那神秘的三 角地区就直接呈现在我的眼前。虽然我从来也没有给任何女人口交的经验,但我的本能驱使我马上把头 埋入那柔软的地方。 我的头刚埋入那里,就感到那里已经是一片温暖潮湿的天地,连我的下巴上都是阿姨那暖暖的淫水。 我把阿姨的两条大腿并了起来,把我的头深深地埋在里面。一下子,我的鼻子和嘴都被阿姨厚的阴唇 堵了起来几乎不能呼吸了。 阿姨的下身这时也开始扭动,她的阴唇在我脸上蠕动着,弄得我脸上到处都是淫水。我终于可以开 始呼吸了。我的鼻子里满是阿姨的那种女人的芳香┅┅ 啊!多麽令人陶醉啊!! 我把阿姨那早已湿透了的三角裤拉到一边,直接让我的舌头进入阿姨的阴唇里。阿姨的阴毛弄得我 的脸颊痒痒的,她的内裤也有点碍事。我索性把那块布头拉掉,把我的脸直接埋进那湿漉漉的圣地。我 把鼻子顶着阿姨的阴蒂一边碾磨着一边把舌头伸进阿姨的阴道品尝着那里面美味。 我知道阿姨一定很喜欢,因为她这时一直在「吃吃┅┅」地笑着不停地扭着她的双腿夹着我的头。 我象一条狗一样地不停地舔着。阿姨的淫水糊满了我的整个脸,滑腻腻的一下子就把我的鼻子滑进 下面的阴道里去了,我的舌头也一下子滑到下面的屁眼里去了。 阿姨似乎很喜欢我舔她的屁眼,她按着我的头不让我离开那里。 我也有一点奇怪我一点也不嫌那里脏,我很喜欢舔那里。我的舌头不停地在阿姨的屁眼和小穴之间 来回舔着,在她的大腿上屁股上抚摸着。 我放开阿姨的双腿站起来脱掉我的牛仔裤,然後踢掉我的鞋子甩掉内裤。我的鸡巴硬硬的、笔直地 树着。 我回到阿姨的两腿之间,但阿姨已经用手代替了我。她用三个手指插在她的穴里,拇指按在阴蒂上, 而那个小指呢?正插在屁眼里!阿姨指点着我先吸她的阴蒂。我感到那里开始硬了起来,阿姨也在不停 地呻吟。 这时阿姨拉住我的鸡巴,并把它送进她的嘴里。这时我的姿势摆的很难受,但我注意力早被我的快 感带走了。我弓着腿不停地在她的小穴上舔着。 阿姨突然推开我,让我站在她的面前。 在阿姨的吮吸下,我实在忍不住了,一股股的精液喷涌而出。我连忙拔出我的鸡巴,但也有许多射 进了她的嘴里,大部分都喷到了她的衬衫上。 阿姨笑着看这我,伸出舌头舔着她嘴角的精液,并且把她胸脯上的那些用手指沾了沾往她的小穴里 涂去。那副骚态让我看着不由得痴了。阿姨看这我的这副模样吃吃地笑着,猛拉了我一把,把我拖倒在 她身上。 我们俩玩了这麽久都很累了,于是相拥着慢慢睡着了。 突然,我们被「碰」的关门声惊醒了。天呐!要是被汤姆发现可就糟了!!完了!就在我们刚找到 毯子想盖起来时我们发现妈妈已经站在我们面前! 妈妈向下看着我们。她的脸开始变得越来越红。 这时我的下身还是赤裸的,鸡巴软软的垂在一边。我的牛仔裤和内裤都扔在地下。阿姨虽然还穿着 裙子,但被我撕开的三角裤仍然套在她的一只脚脖子上,而她的胸前的衬衫上满是我精液的湿痕。 就是一个傻瓜也会知道我们刚才在干什麽! 「好的,姐姐,你可以做两件事。」阿姨盯着妈妈的脸说∶「杀了我们,或是加入我们。」 「什麽?」我和妈妈都差点跳了起来。 「姐姐,你知道我从来都没有告诉过你的儿子我们的那个『游戏时代‘所发生的事,比如我们两个 一起玩弄教练的儿子的那类的事。」 「但是┅┅但是那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妈妈的回答明显的开始虚弱。 「难道你不认为你的儿子应该得到同样的待遇吗?」阿姨紧逼道。 我的头脑有些混乱了,我从没有幻想过这些。阿姨,也许还有妈妈,甚至她们两个一起跟我┅┅我 的鸡巴又开始硬起来了,并且随着她们的对话越来越大。 「如果汤姆进来怎麽办?」妈妈问。 「汤姆是个嬉皮士。他去找他的那些狐朋狗友去了,这会儿大概正在相互手淫呢。」 「是你诱惑他的?」妈妈看着我。 「当然。他这个东西很诱惑我、你说我会抗拒它的魅力吗?」阿姨说着伸手抓起了我的鸡巴。 「那是肯定的。」妈妈的声音开始迷离起来了,她目不转睛地看着我的的越来越大的鸡巴。 我可以肯定妈妈的眼睛一刻都没有离开过我的鸡巴。我也越来越兴奋。 「对的,」阿姨慢慢站了起来「看看这个,这个从来还没有玩过的鸡巴。就是我还没有机会尝一尝 它呢。」 「他长的很漂亮了,不是吗?」妈妈神情有点迷乱的问道。 「那你为什麽不问问他是否欢迎你加入这个游戏?」阿姨说着向我眨眨眼。 「哦┅┅啊啊啊┅┅是┅┅是的┅┅欢┅┅迎妈┅┅」这是我当时所能说的唯一的话了。 「你知道,你妈妈有一个非常可爱的小穴。是吗?」阿姨用一种销魂蚀骨的声音向我说道。 这时阿姨已经站到了吗妈的身後,把妈妈推到了我的面前。妈妈还穿着她出去前穿的那件长到膝盖 的连衣裙。阿姨从吗妈的後面抱着妈妈的肩膀,轻轻解开了妈妈的衣扣。我看到阿姨在吗妈的身後慢慢 地跪了下来,随着「滋」的一声拉链拉开的声音,妈妈的衣服顿时松了下来。妈妈茫然地任阿姨把她的 连衣裙拉到了屁股下面。 立刻,我的眼神就被吸引到了吗妈的裆部。妈妈穿着一件粉红色的丝织三角裤,黑黑的阴毛不甘寂 寞地从旁边露了出来。 我发现阿姨这时正在妈妈的屁股上缓缓的揉搓着。她突然把妈妈的屁股向我一推∶「快给你妈妈一 个实在点的安慰吧。」 我知道我如果错过就永远不会再有一个这麽好的机会了。我连忙上前拉下了妈妈的三角裤,把我的 头埋进了妈妈的大腿根部。不知道为什麽,也许是刚才我已经跟阿姨有过一小时剧烈运动的原因,我对 妈妈做得很慢。 当我慢慢探索妈妈的小穴的时候,妈妈还是站着,但已经瘫软得靠阿姨来支撑她的身躯了。我轻轻 吻着妈妈的阴唇,感到里面越来越湿润。我的舌头挑弄着妈妈的阴蒂,然後突然一下子插进了妈妈的阴 道。妈妈立刻发出了一声很大但很低沉的呻吟。 我抬头向上看去。阿姨已经脱掉了妈妈身上最後一件衣服-吗妈的胸罩,正在揉弄妈妈的两个硕大 的乳房。妈妈的呻吟如此的低沉是因为她们姐妹俩正在做法国式的热吻。 我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我知道现在只有一条路可走∶我如果还想在以後享有现在的快乐,那只有 现在进入妈妈的身体! 我抬起妈妈的双腿,轻轻一推,妈妈就失去平衡倒在了沙发上。我看了看旁边在脱衣服的阿姨就趴 到了妈妈身上。 我把鸡巴插入妈妈的阴部,寻找着妈妈的入口,妈妈颤抖着抱紧了我。我感到有一只手捏住了我的 鸡巴,不让它进去,我回头一看是阿姨。 「不,亲爱的别急,等一会。」她推开我的屁股。 我移到一旁,并且开始把我的脸埋进妈妈的胸膛。我知道阿姨在下面干着什麽,但我此时的注意力 完全被过去的禁地妈妈的一对大乳房占去了。我不停地轮流吸着妈妈两个坚硬的乳头,舔着乳丘中那迷 人的乳沟┅┅ 要不是阿姨及时握住了我鸡巴,我几乎就要爆发出来了。我向下看去,阿姨正在舔妈妈的穴。她看 到我已经停止肆虐妈妈的乳房,便笑着引导我的鸡巴。随着阿姨的手慢慢放开,我感到自己进入了一个 温暖的天堂。 我正在干她,我正在操我的妈妈┅┅也许待会还有我的阿姨┅┅ 我不停的插入┅┅拔出┅┅我喃喃地告诉妈妈我有多麽舒服┅┅她有多麽的好┅┅我多麽爱这个滋 味┅┅ 妈妈在沙发上不停地抽搐着、呻吟着,用力的把我的屁股按向她┅┅ 每当我用力插入时,我就叼住妈妈的一个奶头,抽出时再放开,然後换另一个。阿姨也把她的乳房 压了上来。噢!我的一张嘴快不够用了! 我的鸡巴用力插进了妈妈阴道的深处,一股股精液射入我妈妈生我的地方。这时妈妈的高潮也同时 来临。妈妈大声地呻吟和啜泣着,她松开进抱着我的手瘫软在沙发上。我感到有一道温热的液体从我和 妈妈的结合部流了出来。 当阿姨拉开我去吸妈妈的穴时,妈妈还在不停的抽搐扭动着。 我休息了一会,等精力恢复了一点就向我的下一个目标——阿姨的屁股爬了过去,阿姨还在跪着舔 妈妈满是淫水和我的精液的小穴。 我躺到阿姨的屁股下面,把她的诱人的阴部拉向我的脸。我还没舔了几下,一股洪水一样的淫液就 流满了我的脸。 阿姨一转身就倒在了我的身上,抓住我又开始硬起来的鸡巴,媚笑道∶「你的第一次给了你妈妈。 现在是我要你第二次的时候了。」 不知何时,我们都软倒在沙发上。我拉了一条毯子把我们盖上,于是我们都沉沉地睡过去了。 然後,我尽知道的一切就是∶我是在8∶30分被两张在我阳具上的嘴弄醒的。我一边享受着一边 在考虑什麽时候该建议汤姆搬到外面去独立生活了。我想妈妈一定也会同意的。 【全文完】